就要在老希面前抽烟

哈哈哈哈哈哈哈根本憋不住笑

老相册:

擤鼻涕的元首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马住

罹颂:

影像资料影像资料影像资料!


曼施坦因和瓦图京在库尔斯克突出部的战役





当然更推荐的是曼帅的二战简史


内容包括——


年少芳华



尴尬的下马体验





纽伦堡视频+音频。你没有看错,音频!!!





和隆帅(??)的一张尴尬合影



儿砸!不愧是亲生的啊!【这里面也有对女儿的采访】



在东线吃喝赌的日常





【打牌时笑的最尼玛开心了】


还有其他截图在这里




这里面还讨论了一些有关Prussian field Marshal never mutiny 和 everybody has to make a stand的问题【瓦尔基里行动】。其实曼帅之所以拒绝参加行动应该是为了让士兵给自己卖命而在前线获得荣誉(如果小胡子没了这个荣誉或许就没有了)+身为一个战略家有敏感的直觉这事不成或许会牵连到自己,所以不得不说曼帅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冷血的人),他肯定是比狐狸更懂政治的。但有人又指责他懦弱,想一想,在后期敢于公开反对小胡子的国防军高官有几个?【当然也有军衔军功护体之因】这绝非懦弱鼠辈能干出的事。其实我觉得狐狸在瓦尔基里事件上的立场是很正确的(什么小胡子死了我就开放西线,但那时卡萨布兰卡会议已经召开真的有用吗),然而他忘记了想要革|命就得先要有革!命!者!啊!




至于战后在纽伦堡否认接到有关屠杀犹太人(布尔|什维克)的报告【乌克兰】。其实甩锅这码事谁都会做吧,谁会傻愣愣地承认自己犯了谋杀罪啊。到现在俄罗斯还不承认他们曾经杀了两万波兰人呢【只承认杀了五千】,日本教育局态度更不用说了。所以说这是人类的共性并非个人的懦弱,反正曼帅的态度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毛子的态度也可以理解,至于小鬼子……不知道政|府在想什么!




还有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曼帅的反应,我觉得那个采访者的观点带有太多主观色彩。心累不想多说话。价值观不同的三个人怎么可能合作愉快呢。




日常黑小胡子



  • He said quite plainly that the WWⅠ lance-corporal should not go by the experience of Verdun.


  • My God ,what an idiot. 





曼帅的战功是毋庸置疑的。最后一句话总结的好——A military genius,but a moral failure.

挖坑不填Reichenau:

被囚禁的元帅梗集④

毛子养鹭鸶的手笔看得我目瞪口呆

末摘花:

读罗斯基的回忆录,因为翻译的缘故,看起来十分琐碎;因为他自己的缘故,有点词不达意。语法扭曲得像我自己写的狗屁不通的essay。


回忆录不像是代笔的,或者说,原创的成分更大一些。写法有点类似于天朝地摊,但是又很有意思,这个人说话有种不动声色的幽默……


苏军高层也是暗潮涌动。


罗斯基跟朱娘娘关系似乎没有那么好。


说喜欢崔可夫,但没具体说为什么。


喜欢马利宁,没有直说,一直在用行动证明。


对最高统帅不予评价。不可言说之事,必将无言以对。


似乎视其为得不到的男神。这已经不是君臣CP了,这属于师生恋。


一般总是乐于受命,这一点跟德三的将军们不同,除了在被调任到白俄第二方面军的时候。


可以想象他每次去接高频电话的心情,这种感情想必是非常动人的……


在见保卢斯之前非常期待,对保卢斯印象很好,委婉地赞美了他的身材,两人还一起抽烟。


拒绝记载与其他被俘将领的谈话,并讥讽他们粗鲁无礼。这必须有删节,这必须干过架。



BAER:

每次我怀疑自己画的玩意太夸张的时候都会被啪啪打脸,这回是腰细程度

唐暄: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画他妈疯了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画完了!!!!
胜利万岁!!!!!!!!

我欲修仙法力无边!!!!!

夜怀外长——里宾特洛甫的悲剧

JaneRae13:

无限忠于元首,元首很多时候却只当他是一个外交工具,在帝国的最后时候还抛弃了他,哪怕1945年4月23日那天,他去地堡请求与元首见面,鲍曼为他传话“外交部长说他就站在门外,像一条忠诚的狗一样”,以及随后离开即将陷落的首都后,他依然想回到柏林追随元首,甚至想叫飞机带他回包围重重的首都。


元首的政治遗嘱甚至没提到里宾一丝一毫,得知消息的里宾简直无法相信,“怎么会,怎么会没有我?”旁人重复了好几遍他才接受现实。


十余载的追随,他为元首上台叩门,为他签订一个个符合他政治期望的外交协定,认真精确地执行元首的命令,战端开启后,他几乎也每时每刻都追随着他的元首,在环境远不如柏林的法国或东普鲁士的荒凉野外设立办公总部...元首却在最初相识的那些美好误会散去后,对里宾产生种种厌恶:他不想被他的外交部长烦扰,让他们靠外交部驻元首大本营的联络官进行沟通;他也不想让里宾的战时野外总部离他太近..


负责外交部媒体的Studnitz的评价:认为里宾和元首的相识就起于悲剧的彼此误会,而在他们都意识到这误会的时候,却继续保持着关系。里宾十分沉迷元首,他比其他任何人都会猜元首的心思,他可以简明扼要地把握元首刚刚在脑海中浮现的想法,这是他的能力。


他固执地显示自己拥有实际不存在的自信,这造就了他所沉迷的白日梦和他要应对的现实之间的差距。


他主要的性格——傲慢——部分出于他有意的做作,部分出于自身的高冷,让人觉得难以接近。同事中他没什么朋友,Nazi实际上又并不真正接受他,他也觉得不可能信任身边同事。


里宾办公很慢,Sieburg(外交部负责宣传的一个记者)曾说与里宾交如同和眼镜蛇摔跤。Studnitz觉得里宾看报告比写一份报告都慢。而里宾做决定就是在过于着急→后悔→撤回决定→完全做不出决定中循环。


他在德三这个让他成就自我的环境中很难坚持自己,他固执,也为元首的举止反应而担忧恐惧。而开战以来,战争带来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太多,他几乎所有时间全忙于工作,少有娱乐和私人生活。他和家人在一起谈的也只是战事,妻子依然支配着他,他怕她,经常更愿意在仅有是休闲时光看一会儿新闻片...他不是他装作的那个“钢铁人”,他装作的老成性格背叛了他因此遭受的苦难。


他把所有都押在元首身上,元首小小的皱眉都会使他的世界翻滚倾覆。他的意见不被元首倾听是他最大的痛苦。他,和元首身边的骑士一样,都时刻挂着将要失宠的剑,不过显然他的颜面更薄。


~~~~~~~~~~~~~~~~


而后来调到丹麦的,隶属SS的Best是为数不多的经常与里宾共事且对他保持好感的人。1945年秋,作为一个丹麦的俘虏,他写下了对前Reichsaussenminister的性格研究:


关于里宾特洛甫的性格和行为,只有在了解他心理和生理的脆弱,以及为了弥补这些脆弱所做的努力后,才能恰当的理解。


他的身体一直虚弱,也经常遭受疾病袭扰。早在我1935年初见他,他就已经是个病人了。从这身体的缺陷产生了别人眼中虚弱的看法。但自从里宾特洛甫有了当一个世界角色的野心,他就将永远面对他自身脆弱和他对整个世界的敏感心之间的冲突。这个内在冲突导致了他让德国人和外国人都感到荒唐的性格特点。类似的,里宾特洛甫喜欢扮演的重要角色是为了掩藏他的脆弱还有减轻他的不安全感。


他在谈话中会一直支配着谈话,不会让与他交谈的人插一句话,这由于他对不能平等交谈的恐惧。这种恐惧通常不会被发现,因为里宾的智商和口才足以应付大多数的谈话。如果他能更自信并且更依赖于他迷人的举止,而不是躲在一个滑稽的做作的“尊严”下寻求安全感,这样多数来宾就会把他看做一位理智而富有魅力的谈话者。在他不摆出那种做作的尊严和不谈论元首的命令时,我和里宾的交往都是令人愉快的。


在与元首的关系中,他的脆弱和焦虑变得更加明显。他几乎被元首催眠了,像一个见了蛇的兔子。在那些敬仰和畏惧元首并且不假思索遵循他的人中,我认为,以我自己的观察,里宾特洛甫是陷在他的魔咒最深的一个..他对元首的敬畏是元首对里宾脆弱的心灵施加影响所造成的奇迹..当里宾收到了元首的命令,他以焦虑的精准实施这些命令。元首的命令对他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任何的反对里宾都会用元首自己的论点来反驳..


~~~~~~~~~~~~~~~~


里宾和元首初识时,里宾迷恋元首的人格魅力和政治主张,元首欣赏里宾的优雅、国外生活背景和国内的人脉。如Studnitz所言,当误会解除,里宾更像是元首的外交工具。随着欧陆上被帝国纳入版图的国家越来越多,与德国断交的国家越来越多,外交不再如往日那样重要,身为外长的里宾的地位也在下降。有时元首甚至拒绝让外交部参与决策和之后的行动,甚至咒骂“那些外交婊子”...里宾一直都把元首当作父亲一样的精神寄托。当受到元首责骂,他会病倒卧床好几天。直到身陷纽伦堡的牢狱中,他还坚称,“如果元首现在踏进门对我下达命令,我会不假思索的执行”


前文中的Best还得出结论,历史会把里宾描绘成一个轻浮而愚蠢的外交部长,尽管事实上他根本不是这样,只是他正面的品质被历史环境和个人的脆弱毁灭得荡然无存。


这是里宾的悲剧,也许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吧。

秀:

小蜜蜂照片多的都放不完。。。。想找个亲王的简直费劲。不得不说,单从相貌来讲,他跟派普的长相完全符合我的审美(身材除外)


PS:第四张跟红男爵里的小马哥不要太神似